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梦之雫(二十四)

阿卡德萨尔贡大帝的自传:“我名叫萨尔贡,全能的阿卡德王。我的母亲是个女祭司(也作“出身低贱的”)。我不知道我的父亲是谁,我的叔伯居于深山之中。在我的城市阿苏皮兰尼,我的母亲怀上并秘密地生下了我,然后把我装进芦苇箱里,用沥青封好,顺河漂走。提水人(也作“灌溉田地的人”)阿克收养了我,让我做他的花匠。我当花匠的时候,伊什塔尔与我相爱了……”

 

 

伊什塔尔目光闪动,上下打量着他:“想不到此时此刻,你竟问出这样的问题。两河之地侍奉我的男女众多,我为何要去一一记住?奥西里斯啊,你不能追究地上每一粒尘沙、河流里每一滴水的去向,而比这更徒劳无用的事,便是去寻找一片从未抽芽的落叶,追索一朵不曾破土的凋花。乌鲁克城中不曾有名为希杜丽的女子,即便她存在过,也已如烟消云散。这个答案使你满意了吗?”

“……知道她的恩情余已无处回报,足够了。”

“……等一下,你是个重情义的男子。既然乌鲁克城尚有一人关心那个自愿舍身的女人,我就把她的生平托付给他:服务于我的塔庙的女祭司,某天迷上了国王的花匠。她情知囿于律法两人不可能结合,日日嗟叹,黯然神伤,终于情难自抑,向我祷告说:‘我的女主人哪,请成就我像您一样不计回报的恋情……’”

Avenger不关心希杜丽的牺牲将会如何影响乌鲁克,单刀直入:“只要是足够真挚的情意,就能打动你这位难以取悦的皇后吗?”

女神微微侧腕,放低枪尖:“杜姆兹,你想自证你和你的奴隶主之间存在过什么动人情谊吗?可别笑死我了。”

“有谁说过这关吉尔伽美什何事吗?余停留乌鲁克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与余的兄弟一会而来。”

要动用与女神交战时相同数目的分割思考才能堪堪抑制住范围,不致让千年后吞噬过他的王国的灾厄,提前将乌鲁克也啃噬得一干二净。被黑暗吞没的太阳下,潺潺流经荒野的底格里斯河翻涌起千层血浪。

“……如您所见,他留下的灾厄刻印在余灵魂之中,只要余仍在此世停留一日,爱憎便一日不会断绝。与他相见之前,余还不能放弃这副灵基……不能交付给任何人。”

“又在强词夺理。看来今年的转世赐给了你一些不必要的知识。”女神倒转生着九个蛇头的神枪霍然插入地面,拔起万钧天雷,“我的骨中之骨,肉中之肉啊,那我只好先给你一点小苦头,看我如何把吉尔伽美什肢解成一条剥了皮的蛇了。”

……火焰炙烤着他的皮肉,他的口中如尝茵陈,以太虚构出的头脑也几欲被劈裂开来,使他难以分辨宝具与女神施加的苦痛。Avenger眼前一黑,拄住亚伦之帐才勉强站住,鼓动着蛇般龟裂的舌头:“……是你忘记了,伊什塔尔,你的丈夫被剥夺权能打下阴间前的模样。”

地之杜姆兹,与天之伊什塔尔相对,具有如假包换的不死性。他固然孱弱,但当他的皮肤与大地相连,就没有人能用土中做成的武器将他杀死。

女神的声音遥远却不模糊,铁锤一样击打着他几欲崩裂的听觉:“我怎会允许你就此死去,再一次落入我姐妹的国度,再一次从我身边离去呢?我的爱人的能力也像他的性情,一贯柔弱却无比固执。唯有让你活着亲眼见我收拾了吉尔伽美什,想来你才能彻底死心吧。”

“……你若真能做到,就不会等到现在了。很遗憾,吉尔伽美什仍是余的御主,只要余的双脚仍站在这土地上,便不能允许你为所欲为。”

耳廓中又传来一声粘腻的碎裂声。伊什塔尔的剪影独立在血河横流、飞蝗蔽日、冰雹与火柱漫卷的昏暗天幕下,踩瘪一只跳上她脚背的青蛙。

“闲聊的时间稍嫌太长了。这算是铲除吉尔伽美什的暴政、乌鲁克迎接我们双双归来所做的预表吗?不知感恩的愚民,我会将苦难带向他们的土地,永久卸去他们的大门,让他们的城市像最不知廉耻的女子一样终日袒露出身体。等我把吉尔伽美什从他的老鼠洞里挖出来,下一个就轮到那些唯唯诺诺的反贼。”

神明无法被战胜或杀死,却可以被愚弄或贿赂。十之灾的诅咒也只稍稍减慢了伊什塔尔的步伐,她足尖一点,飞纵向他即将投入他的怀抱,五指捻出一匝蛇行奔驰的电光。

……他本以为不用这样早动用到最后一手的。但从开启分割思考与高速思考的那一刻起,运算出的无数种未来终究全都收束在这一点上。

无需闭上眼睛,日日夜夜,埃及人撕裂天空与大地的悲鸣总在他耳畔回响。所有的父母都失去了他们的头生子,无数的女子成为寡妇,无数的幼儿从此失怙……这诅咒或许能在顷刻间摧毁一座城池、一个国度,但在神灵的灵基面前,恐怕不会比轻轻一抚更有力量。

“终于回心转意迎接我了吗,杜姆兹?这样很好,你我——”

愉悦上扬的音调尚未抬高,女神的脚步猛地一个踉跄,质问声中也多了几分惊疑:“……你做了什么?”

“……给予生命,又吞噬生命,以为新一次诞育的养料。伊西斯如是,伊什塔尔如是。这生与死的自然循环,正是大地母神的本质。余只不过暂时……切断了这一循环。”

他紧抱着女神暂时瘫软下来的纤躯,从她的小腹上移开掌心。明白无误摧残神体、甚至阻断了女神生生不息的权能的咒印,正是一枚“יְ”(希伯来语中的“第十”)纹样的焦痕。

神枪脱手落地,他却仿佛在拥抱一道天火,一场飓风。埃及人忍受着几欲震碎灵基的伟力,扬首叫道:“吉尔伽美什,就趁现在!”

成年的乌鲁克王抖落隐身斗篷,将EA斜指向女神后心。

 

TBC

评论(4)
热度(45)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