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鸿蒙之初(四十二)

于是摩西发动了融合召唤,闪闪简直像是在打多血条boss【×】

启示录6:9-6:11:“揭开第五印的时候,我看见在祭坛底下,有为神的道,并为作见证,被杀之人的灵魂。大声喊着说,圣洁真实的主阿,你不审判住在地上的人给我们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几时呢?于是有白衣赐给他们各人。又有话对他们说,还要安息片时,等着一同作仆人的,和他们的弟兄,也像他们被杀,满足了数目。”

哈米吉多顿是启示录中的末日善恶决战之地。卡麦尔在希伯来语中意为“神之怒”“仰望神者”,相传也是七名大天使之一、手执火剑将亚当夏娃驱逐出伊甸园、后来与雅各格斗直到天明赐他改名为“以色列”者,在犹太伪经中又是率领一万两千名(也有12万名之说)毁灭天使看守天堂之门、阻挠摩西升天的指挥官

 

 

他的观测已经告一段落。希伯来人举族出亡,本属于不可回避的既定事项,动用他和拉美西斯的权柄去阻挠也是徒劳。他心底浮起一片空虚躁动的阴云,几乎想强行玷污悲悼兄弟的法老,兑现他在卡叠什军营的荒唐欲望……

“满足吧。这就是本王分毫不差预见到的未来。”

苏美尔王先行消除了外人关于庭审真相的记忆。留在庭中的希伯来要人没有做出任何抵抗,束手就擒,被恢复了少许威严的拉美西斯传令押了下去,收监底比斯狱中,但严禁私下对他们用刑。

只是他能如拂拭灰尘般把凡人的头脑抹成一片空白,却无法同样轻易使被吞没的太阳重返大地,况且这些细枝末节又不值得他在此时就动起真格。殿中只余下瘫坐在地的埃及人面面相觑,不时偷眼瞥向依旧漆黑的天空,却谁也不敢壮起胆子向法老进言。

到头来,反而是拉美西斯自己打破了几乎凝固的空气:“……吾在位失德,有损法老玉座,因此阿蒙-拉以隐匿其身为警示。你到神殿中,就如实记录今日的天象。”

阿蒙第一祭司诚惶诚恐地匍匐下去,支吾着不敢应声。法老不再朝旁人多望一眼,他的视线向着吉尔伽美什,却又分明不是在看他。

“从歌珊地三角洲到边境上的梅杰多,马上收束北方所有驿站哨所的防御,尽可能在路上拦下那群流民,让他们被锁在城外,耗尽饮水与给养。进入底比斯卫戍的地方军可以各自撤去回到总督驻地,但要另派一支快马斥候队,一旦阿蒙-拉重现身形就马上出发,日夜兼程,将希伯来人领袖摩西叛出埃及的惨讯告知迦南诸侯。若他胆大妄为,竟敢冒充吾的名义骗开城门欲行不法之事……当场格杀就是了。”

他知道梦想、热望、温情都可以从拉美西斯体内流失殆尽,心同样化为灰烬。只有这具冷酷的肉体会继续屹立着,直到它也风化成一具延续千年王政的石像。

法老停了一停,才开口继续下去:“……底比斯城防军队仅留必要维持治安的人数巡逻街道,除此之外全部在城门外按部集结,随吾出征。希伯来人队伍庞大,其中又多有老幼妇孺,必定脚程迟缓,连摩西也一同拖慢。巫师,由你先行追击,吾与妮菲塔丽告别后即率军前来。”

一时发落已毕,众人纷纷领命而去,只余拉美西斯向他走来。连以擦肩而过形容都过于勉强的距离,仅是法老的披风扬起时与巫师白袍边缘窸窣轻擦,埃及人的喃喃低语依然一字不漏传入苏美尔王耳中。

“你满意了吗,吉尔伽美什?但吾从没有后悔过。”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没有别的难题请教本王了?”

庭上的秩序先于光明一步到来。他听见埃及人杂乱的脚步声冲过柱廊,有过一面之缘的后宫主管正张罗着命人掌灯,于是伸手一把将法老拉进仅容他藏身的阴影中,匆匆要了个吻。

拉美西斯朝他最后的盟友“瞧”去,喟叹说:“你已经没有留恋此地的理由了。”

苏美尔王的手指摩挲向他明亮如昨的金眼睛,从睫毛底下揩走一点泪光,就着指尖品尝那滴稀薄的盐味:“那也和摩西或伊什塔尔无关。本王切实尝到了此行的答案。”

他们各自离去,不回头一顾。

 

拉美西斯毕竟对天之舟一无所知,吉尔伽美什也懒于纠正他对希伯来人行进速度的错误估计——在伊什塔尔面前,一千座紧锁的城门及其守军,不会比一张纸莎草更坚固有用。即使乘着天翔的王之御座凌驾于高空与长风之上,久违地从黄金船首俯视大地,极目所见处,那张熟悉可憎的巨弓依然距离遥远。

“世间众英雄之首,人类最古之王啊,何必追根究底?你观看的一切早已落下帷幕,要知道那对兄弟终告纰离,两族结下世仇宿怨,雅各的子孙必定离开埃及、创立全新的圣殿神祇。事起缘来,其实与你介入与否全无关系。因此你的一行之于世界犹如一粒尘埃,日光下发生的常事之于你也犹如一场捏造,一次嘲弄。”

天之舟玛安娜的正体形容巍峨,在九月的红海边远远望去,却与一滴海水无异,“摩西”更是小得不见人影。未来的三教先知的声音犹在他耳边——他身上的气质又变了。

“EA不斩无名小卒。本王无妨大发慈悲赐你第二次恩典,在断气之前报上你的名姓。”

“差异只存于人心。星球触觉的分灵,质问其男女氏族毫无意义。吾等或许就是那与雅各格斗的过路人、神之一面卡麦尔吧。”

“哼……原来如此,那就非本王出手不可了。既然那女人的垂死挣扎还不够让你睁开眼睛认清真相,看清神之世已从地上远去的事实,就由本王亲手将你送回那侧。为此欢欣鼓舞吧。”

“尚未明白之人是你,英雄王。全知全能的眼睛,看来也有无法洞见的未来。灵长之世在地上延续下去,人类终将首先从他们所倚赖为生的星球开始杀害,即使没有盖亚的遗愿,其末路也唯有自灭一途。你所维护的不过是行星临终之前,一瞬的繁荣幻梦,甚至不及在下次睁开眼前就会消亡。即使如此,也要与吾为敌吗?”

应和“摩西”的声音而翻起汹涌巨浪的不是红海,震动的亦非大地本身,而是更潜藏在地壳深处,随着这声呼唤抬起头来的“某物”。

时隔1200年,天之锁的继承人再次拦在他面前,用语出同源的语言开始朗声咏唱:“Enuma Elish(人子啊,系留神明……)

其名为以色列(Isarel),与神与人争战皆得胜者(Isra Elohim,神的王子)。

裁决之时(Armageddon)已临,

第五天使,揭去封印吧。”

那劈开波涛从中升起,毋庸置疑由星光铸成的兵刃啊——

 

 

TBC

评论(3)
热度(57)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