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鸿蒙之初(三十九)

出埃及记7:10-13:“摩西,亚伦进去见法老,就照耶和华所吩咐的行。亚伦把杖丢在法老和臣仆面前,杖就变作蛇。于是法老召了博士和术士来,他们是埃及行法术的,也用邪术照样而行。他们各人丢下自己的杖,杖就变作蛇,但亚伦的杖吞了他们的杖。法老心里刚硬,不肯听从摩西,亚伦,正如耶和华所说的。”

 

“巫师约拿”煞有介事地掸掸白袍,施施然来到阶下,也不向法老见礼,与受审者各立一边。摩西起先低垂着头,吉尔伽美什尚未开口,他却扬起脸来,抢先截断了话头:“陛下执意治我叛国罪,我无话可说。但为何让这巫师堂而皇之地站在庭上,如所有光明正大的人一样,让他玷污你的地,并玷污你的法庭的公正呢?”

先知的眼睛灼灼发亮,不待任何人打断他,又径直继续下去:“难道他不曾行可憎恶的事,引诱你与男人同寝,像他与女人同寝一样吗?”

书记官听得满头大汗。埃及人中间响起憎恶的低语,不乏举起胸前额间的护身符对准吉尔伽美什的行径;另一侧的希伯来人反而如临大敌,连滚带爬滑下座椅,战战兢兢朝法老跪倒了一片。

拉美西斯心头一阵烦恶,扬声嗤笑:“不错,吾和这江湖骗子发生了死者之书明令申饬的淫邪关系。吾无意命他作证,指控你罪证确凿,自然无需要求他品行清白。只怕你心高气傲,从不认为自己犯了罪,遵从王命回到底比斯,也只是为了向吾名正言顺地辞行。”

 

“……是我。”

 

拉美西斯早已预想过摩西不会屈服,脱口而出时也已料到了摩西会作出态度强硬的回应,却绝料不到他下一步的行动:连同林立的花岗岩立柱一起,脚下的玉阶——毋宁说是更居其下的大地本身——危险地震颤起来,尽管这座宫殿尚未有丝毫开裂、崩碎或任何毁坏的迹象,但足以使陪审团惊慌失措,巫师脸色转阴,法老也从座上霍然立起。但未等他有任何动作,先知将手一扬,雷霆震耳欲聋的轰鸣之中,金光一闪,已乘上了一张悬浮离地足有数尺的青金石巨弓,姿态轻盈自如,仿佛乘在一叶轻舟之上。

他却偏偏到此刻才发现,摩西的眼睛亮似熔金,再无昔日埃及榕和棕榈摇曳树影下烟色玛瑙般的柔和神采。

“你已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供认不讳,又祭起异国神威玷污玛特守护的法庭,即是做好了准备,立志挑战法老的权威。”

“摩西”侧身安坐,高踞破空越来的天舟。他双手抱肩,歪唇笑了,举手投足之间,尽显拉美西斯只在梦中希想过的风情:“一坛敞开坛口的祭酒,不及时享用,难道要瞧着它白白酸掉么?天之锁的后人啊,我前来讨还我应得的报偿了。”

“真是贼心不死的女人,正因为你死缠烂打,所以才惹人讨厌。”

吉尔伽美什一面发出嗤之以鼻的冷哼,一面放下双臂,身侧的空气中已隐隐浮现出王之财宝的金色漩涡。这话语传入拉美西斯耳中,不足以使他分心。他知道追究占据了摩西身躯的异教神究竟是何人全无意义,将其击退才是唯一的当务之急。

而“摩西”仿佛看透了他心中的所思所想,目光一转,唇角的丝丝笑意便冷了下去,顾盼之间的神采艳然依旧,却在这宫廷之中,反教人联想起为鲜血染红的河流、被战火烧尽的荒野。这副除了残酷别无他意的神情浮现在养兄弟的面孔上,使拉美西斯的心也沉重地坠了下去,几乎因厌恶而泛起一阵反胃。

“且慢。你今日行径,当以藐视法老之罪论处,吾也没有忘了事态缓急。尼尼微人约拿——第五代乌鲁克王吉尔伽美什正准备祛除摩西身上的癔病,可见你竟然自投罗网了。”

那苏美尔神轻嗤:“就凭他吗,乌鲁克的逆臣?”她衣袖垂落,没有更大的动作,希伯来陪审团席上的节杖便效仿蛇形,肚腹摩地,越出长老们五体投地颤抖着的背脊,朝吉尔伽美什游去,杖头枝叶嗅风生长窸窣蠕动着,凭空钻出一道惨绿的蛇信芯子,“奥兹曼迪亚斯,我最爱的兄弟……你果真铁心抛弃我,转投他人的怀抱。”

法老紧握王杖的手指不觉攥紧了,关节绷得隐隐发白。“此时此地,你用吾兄弟的面孔、吾兄弟的话语,还以为能动摇吾的心志吗?无非是更证明你窥伺图谋已久,其心可诛而已。”

“凡人自以为他们经历过的时光漫长,殊不知在永生不死的神明面前,无非是一眨眼的刹那。”黄金短剑锵琅一声,将蛇信钉入地面寸许,这动静没能让“摩西”的眉头动上一动,“让我猜猜,吉尔伽美什没少为他自取灭亡的悖神之举自得吧?历经千年培育出崭新的天之楔一族,胜过他千倍百倍。你既然要倚仗他,等你亲爱的兄弟与他决一死战时,不知尼罗河里要流淌谁的血水?”

盖布的御座距离被告席不过半箭之遥,中间仿佛隔着一道目眦欲裂也不能望穿的天险。他全身发冷,支撑着自己一步步走下玉阶,亲口斩断一丝非分之想:“不正是你在我们心中植入不正当的欲念,再利用希伯来人,试图永久分裂这两个亲如手足的民族吗?

于情于理,吉尔伽美什仅仅是个拉开战幕的楔子罢了。”

女神故作无辜,唇间逸出塞浦路斯岛甘甜的酒气:“我是为你而生的。何必将我和摩西区分开来?有意志的容器,未必不能在恍神的时刻吐露自己的真心实意……”

 

TBC

评论(1)
热度(48)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