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鸿蒙之初(三十八)

以西结书31:2-31:16:人子阿,你要向埃及王法老和他的众人说,在威势上谁能与你相比呢?……空中的飞鸟都在枝子上搭窝。田野的走兽都在枝条下生子。所有大国的人民都在它荫下居住。……我将它扔到阴间,与下坑的人一同下去。那时,列国听见它坠落的响声就都震动,并且伊甸的一切树就是利巴嫩得水滋润,最佳最美的树都在阴府受了安慰。

 

 

因为——

法老张口欲言,却发现自己一个音也发不出,仿佛有谁从他的喉头夺走了声音。养兄弟的身影在眼前摇曳起来,渐次稀薄、透明,犹似沙漠中热意蒸腾而成的幻景。他不禁伸出手去,然而指尖才一触及,一阵夜风掀起薄纱,直向他脸上扑来。

……微弱的一星灯火已几乎彻底暗了下去,连他跟前的一小方地也不能照亮。放眼望去,丝帘寂寂低垂,室内无一丝风,何曾有他人悄无声息来过的痕迹?

许是旅途疲惫之故,他竟就这样坐着睡着了。而梦见摩西向他诉说,又究竟是心中的一丝不舍作祟,还是埃及诸神为明日降下的预兆?

他喉头发干,活动了一下被自己枕得发麻的手臂,无聊呆坐着等待拉神御驾从世界的另一侧重现身形。亲政之初,劳心治人,他绝非没有体验过扼腕以待、进退维谷的时刻,但这个无事可做的清晨,却有一股大势已去的哀愁袭上他心头。

……希伯来人素来擅长解读预言与谜题,不料摩西也精通渡梦之术吗?

不如说即使一同被母后抚养成人、一同经历欢笑与离别,满怀欢欣迎接米甸地归来的养兄弟、又听闻他在他乡成家立业,摩西在他眼中从不像一个有血有肉的亲人。他的一部分灵魂已经应许给了那不可见的外国神。

“即便如此,吾仍然……”

吾仍然做着你千里来归,不再离去的梦。

许是由于无人在侧,又心有所感,他竟禁不住将心中所想脱口而出,但也仅止于半句而已。轻若无物的话语,在破晓前的黑暗中好像烟雾一般,不经拂拭依然自行散了。

 

向一切下达裁决的审判之刻终究来了。

像这样从王座俯视挚爱的兄弟,实在是陌生不过的体验。法老下意识摩挲着王杖,一时有几分恍然。

视作叛国罪审理的陪审法庭以最高规格召开,陪审员由打草鞋的乞丐、农民、书记员、军人、酿酒师、面包匠以及替法老代行祭祀的阿蒙第一祭司一共七人组成,拉美西斯本着公正起见,命令希伯来十二支派另外遴选了阶级声望相近的七人进入陪审团。摩西既然受审,那相当于阿蒙祭司的位置便刺眼地空悬出来,座椅上斜搁着一支刻着他利末派杏花徽记的节杖。法老庭前随口垂询,长老们诚惶诚恐禀告道:“神的灵进入祂的仆人,自会在适宜的时候伸张正义。”

也罢。审判的结果终究是交给玛特裁断,即使异邦的神明真要横加干涉,他允不允许这一支手杖搁在那里,又会有什么区别呢?他轻轻颔首,算是认可了这一代替。“巫师约拿”的身份不便堂而皇之当庭旁听,暂时隐在密室之中,等待法老遣人前来传唤。隔了相当的距离与厚实砖墙,拉美西斯仍能感觉到吉尔伽美什故意不加掩饰投注在他身上的戏谑目光,也只作不知。

陪审团列席已毕,各自齐声立了誓,一言一行都要秉持公义。摩西袖着手,眉目低垂,听书记官例行公事地宣读受审人名姓出身行当,直至所被指控的是何罪名,正是欲率二百万希伯来人叛出埃及地无误。

书记官瞥了一眼沉吟不语的法老,正欲宣读人犯的罪状明细,先知抬起头来,语音清朗地承认:“您不必念下去了。我不辞劳苦,中断了主委任的工作回到养育我的国家,打算率领雅各的子孙重返迦南。”

见他不打自招,埃及人面面相觑,希伯来陪审员之间却弥漫起沉重的恐惧气氛。他的反应意外顺从,才让拉美西斯倍增不快:高傲如吉尔伽美什也屈服在他的榻下,为何摩西偏偏强项如斯?

思及此处,他的口气也不禁硬了几分:“你称自己获得神启,欲率领那普那人开拓迦南地的荒野,向城门紧闭的王公传达你的教义,吾念及你劳作建设的是埃及的土地,也将埃及之名的威光传播,便一并慷慨地允许了。现在你需索无度,张口闭口也是神的指示,拿什么来说服吾相信?”

“地上的国的权柄,本就和天上的国的荣耀相互印证。谁的威势能与你的王国相比呢?宛如那伊甸园中的嘉树,众水哺育它的根干,它枝条荣美,影密如林,树梢直入云中,空中的飞鸟都在枝子上搭窝。田野的走兽都在枝条下生子。所有大国的人民都在它荫下居住。”

“你明知埃及的余威远抵大地之角,却蛊惑民众,胁迫他们随你出走叛国。”法老的口吻愈发严峻,“吾了解这种痴心妄想绝不可能出自你的一己私心……因此你的狂举才显得更罪无可恕。”

先知朗声问道:“兄弟间一时的失散,也能定罪为分疆裂土吗?”

法老毫不相让:“原来你仍记得你是吾的兄弟,众人也皆知从约瑟的时代起,希伯来人在埃及统治的各色民族中享有优遇,同样为尼罗河亲自哺育,在同一片红土地与黑土地上劳作,如同埃及子民的兄弟一般。休说埃及,世上也再没有哪一处的律法,对于弟弟摈弃家庭的威名、安逸的生活与兄长的照拂,携他一切所有之物自行离家求去的行为,可以不视作恩断义绝从此各分东西。”

“如果要从约瑟举族内附的历史法理算起,希伯来人本就是在埃及客居,待到荒年过去,再回到自己的生身之地迦南罢了。奥兹曼迪亚斯——陛下,我不明白你的怨气所在。何况国界之别怎能轻易斩断我们的手足之情?”

那晚渡梦前来的果真是你吗?

法老掌中王杖重重一杵:“迦南地的王公,固然时有傲慢不逊的行径,吾也不曾朝他们降罚,威胁要凭空夺去他们的封地转赐给吾的兄弟,再说另立门户,当然是欺君罔上之举!好,既然你愚钝至此,就传巫师约拿上来,与你当庭对质。”

 

吉尔伽美什玩味的视线与他甫一交会,拉美西斯便被勾起种种肌肤相亲的经验,不由得负气别开眼睛。……如果梦中的摩西稍微亲近一点,哪怕是将脸孔贴上他的肩胛温存片刻,怎么可能落到今日田地。

 

TBC

评论(7)
热度(64)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