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三十一)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的?”

“排除一切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那也是真相。当然,直到出发前得到了Mr.梅林本人的证言,我才能证实我的推理。Miss.玛修,能劳驾看一下路况吗?”

半个人都被埋在阿拉斯加长毛里的前教育大臣闻言发出一阵呜呜声,又在立香的一眼中迅速乖巧地闭上了嘴。迦勒底财务总管按着手机屏幕抬起头:“很抱歉,福尔摩斯先生,看起来直到警察局都因为交通灯停工陷入拥堵,只有交警人工疏导,除非我们能——”

 

“——余特意甩掉吉尔伽美什和迦尔纳,不正是筹备此刻的飒爽降临吗!”

 

奥兹曼迪亚斯的宝蓝色敞篷法拉利利落劈开一片闻者伤心见者流泪的鸣笛声,一个转弯稳稳停到他们面前。坐在副驾座上的摩西跳下车,为藤丸立香拉开车门:“奥兹特地提前了半小时出门。我想这里多上六个人和两只宠物,还是坐得下的。”

梅林爵士又从罗柏蓬松的尾巴后传来了一阵呜呜声。女头目双手抱臂,食指有节奏地敲着手肘:“不错,我难得到欧洲大陆一趟,不仅仅是为了和白野兄妹会面。

“等等,立香君,刚才的那句话难道是指唐泰斯君才是你的另一个目的吗!乖女儿一声不响地胳膊肘往外拐什么的,爸爸可不允许!”

立香目不斜视,随口抛下一句:“爸爸,太烦了。”

犯罪绅士当场击沉。

一行人转移就座,梅林暂时摆脱了继续被闷在毛团里一路飞驰的命运,改而以不可名状的打包姿势被见缝插针塞在两位老对头之间,据说是为了转移火力集中对象,以免两位迦勒底头脑级人物在巴黎当街重演莱辛巴赫一幕。福尔摩斯微笑不语的和善目光愉快地越过他,充分洗礼着大破触底暂时再起不能的莫里亚蒂。

“都坐稳了?那我们出发吧,奥兹。”

玛修抱着稳若泰山窝在她胸前的谜之生物,略带歉意问候埃及船王的挚友:“日安,摩西先生。昨晚有劳您了。”

“哪里的话。不如说托你的福,我又(物理)感化了一只迷途羔羊。”

“噢?这就是你今天没做‘日行一善’就跟着余出门的理由了?”

见证了昨晚一系列黑幕运转的咨询侦探,选择了明哲保身的沉默。莫里亚蒂深深沉浸于“掌上明珠被一个法国人勾搭走了,转头对养家糊口的老父弃若敝履”的过激脑补惨剧,转而把气撒在远在警察局的被害人身上:“这都能被梅林误打误撞栽赃成一宗谋杀案,真是有辱犯罪界的颜面。”

“唔,犯罪方面当然阁下才是个中一把好手啦,毕竟作为知心大哥哥的专门领域还是心理咨询啊。比如特里斯坦的恋爱相谈啦,又比如兰斯洛特的亲子烦恼啦——”

即使接收到女头目以罗曼尼·阿基曼为筹码的威胁而一时(被迫)收敛形迹,仍然能在十分钟内恢复如常,简直像是从莫里亚蒂身上吸收了新能量似的,梅林的生命力纵使在奇人辈出的迦勒底也算是一绝了,只差没让脚下的象形文字踏脚垫也开出几朵粉红的花来。

福尔摩斯拉起意义不明立场成谜的偏架:“梅林爵士,在敏感性话题上,能否尊重一下身为被害人之一的奥兹曼迪亚斯阁下的感受?要说您造成的事故,我倒是和我可敬的敌人感同身受。豪门家族聚会,犬牙交错的人际关系与被掩埋的真相,不可能的密室犯罪以及相互推卸隐瞒的证词——代入推理爱好者的角度,真是躬逢盛会呢。”

罗柏应景地汪了出来。藤丸立香报以一声冷笑:“呵呵。”

伴随着法拉利引擎的轰鸣声、莫里亚蒂的衣领猎猎作响声、两只宠物的尾巴呼啦啦迎风招展,加上女头目显然不打算把此事轻轻揭过只待秋后算账的气场,场面一度难以控制。所幸摩西恍如不觉,自顾自地聊了起来:“虽然不像推理小说那样勾心斗角,能揭晓真相,昭雪无辜人的冤情不就是件好事吗?警方想必也正翘首以待,还是不要让他们等太久了吧?”

 

……虽然早就习惯了恩奇都别具一格的驯友之道,然而这边加上一个阿提拉,那边吉尔伽美什被全套重症病人监护设备捆得动弹不得,还是颇有几分目不忍视的。

“既然本案的主谋之一,咳,最大受害者已经主动投案自证,另外一位也在赶来警局(押赴刑场)的路上,那么其他无辜的被牵连者可以办理出狱手续了吗?”阿周那无视了吉尔伽美什和迦尔纳充满不满的眼神,向贞德督察辩白道,“抱歉,我最好能在这个周末前回一趟苏格兰场。”

管家提气开声:“容我失礼,恕我直言,我的推理尚未证明完毕,形成闭合的逻辑链。”

你有考虑过我一刻都不想和你以及吉尔伽美什一家待下去继续玷污般度家清誉的心情吗?“自己回去写个程序证明。”

“停,等,给我站住!”被重病号亲友和推理专员的一搭一唱现场还原忽视多时的女督察一拍桌子,成功夺回了在场诸人的注意力,“就算案件可以就此结案,浪费警方时间金钱的账还没和你们算完呢!”

阿周那朝窗外瞥了一眼,确信已经远远看到三个路口外的一道宝蓝色影子以漂移之姿爽快过弯,把拥堵车流和脱帽致敬的交警统统甩在尾气后面,冷静回应:“我想,赔偿问题和另外那位当事人的监护人员商谈更加合适。”前提是法国警方没有反过来被迦勒底剥掉一层皮的话。“无论如何,感谢您和巴黎别开生面的招待方式。走了。”

再多和管家的推理执念纠缠,只怕又要拖延到被迫卷进迦勒底家事,他对此毫无兴趣,扭头就迈开步子。恩奇都举起一只手拍拍他的肩膀,拍得他浑身一抖:“啊,这就要走了吗?抱歉害你们碰上这种事,下次去伦敦玩的时候我一定会让吉尔好好拿出诚意赔礼的。”

你们还想有什么下次啊——!!!

 

FIN.

评论(8)
热度(61)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