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梦之雫(二十三)

枪阶伊什塔尔的卫星来自伊斯塔凛的绊礼装

战斗设定感谢Melty Blood系列

 

 

无论吉尔伽美什对幼年的自己抱有何种盘算,恐怕都要落空了。

喜怒无常的女神抛下鲜花,掣出长枪,仅在一瞬之间。上一刻神殿中仍被凝固般的沉默笼罩,这一刻金戈相交之声已撕裂空气,他持短剑且战且退,不忘把御主护在身后。如非伊什塔尔自说自话地将他认为杜姆兹——Avenger侧身半步避让枪尖,不禁猜想——从而收起了她足以夷平山峰的神力,他几乎毫无可能抵挡到现在。

杜姆兹之花陶盆落地摔成粉碎,残叶黄土泼洒之处漫开一片绿草萋萋。严严抹上灰泥、巍巍七层矗立在天之丘上的塔庙,顿时重归安努之女、乌图的姐妹与俊美牧神初遇的春日荒野。伊什塔尔也相应摘去了城邦守护者的文明妆饰,肩悬箭囊,腰缠拧成九股的蛇鞭,喉上闪烁着红玉髓泣血光芒。爱情与纷争如影随形,朝拜她的人们理应心知肚明。

……枪比剑长,兵器长上一分就添上一分凶险。他残余的军人本能,指出这个简单得令人绝望的事实。吉尔被他一把揽进怀里躲开伊什塔尔横空驰来的枪尖,悄声分辨说;“快放下我!你还能留出些毫胜算。”

Avenger淡淡回答,指出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不必说了。即使放下你,余也一样没有胜算。”

要从伊什塔尔的攻击下求存,赛特神赐予的战技或许尚能抵挡。但要夺得一线胜机,则远不足够。需要的是数名互相配合的英灵,集齐能够从细微动作中预读出对手动向的战斗经验、事先思考出最佳对策的头脑、捕捉最细微空隙的目力,以及利用转瞬即逝良机的速度……

……攻即守。拼上被女神的长枪钉在原地夺去自由的可能,他也要竭力一试。

今时不同他率军追赶到红海边的昔日,太阳王自缚手足的威风架子,他从未放在眼内。伊什塔尔故剑情深,或吉尔伽美什返老还童的玄机,利用得当,都只是延宕他一线喘息时间的胜机罢了。

……趁着女神尽情戏耍他们主从,还能挤出片刻喘息的空隙。丈许的神枪被她舞得如臂使指,枪尖蝴蝶穿花一般,上撩下挑,又削下吉尔耳边一缕金发。年幼御主强忍着一言不发。

然而乌鲁克王故意示弱,和伊什塔尔的深情款款一样不值得信任。此刻女神至少不会刻意伤害他,在从者魔力来源得到稳定保证的前提下,马上倒戈、取了吉尔性命才是正道。

……那就是有什么、必须守护胸前的稚子不可的理由呢?

只在他一个分神的瞬间,女神的长枪已经杀至,却只在他横起格挡的剑上轻轻一点。

这一点比先前的刺击轻了太多,几乎如芦苇触水,然而传入他耳中的,是细不可察的金属绽裂之声。Avenger心下一凛,翻过手腕变为反手持剑,果然瞧见剑身上绽出一丝裂纹,仿佛不是金铁,而是随手一挥就可击碎的脆弱陶器。

没有继续深究心境变化的时间了。或许该感谢吉尔伽美什强行给予他的浓厚魔力,让最疯狂的构想得以实现。运用魔术之神的智慧,将自身化为纯粹用于演算的装置,头脑分割为十个甚至更多区域同时并行运作,辅以高速思考增进效率,即可以平日里几十上百倍的运算速度,由女神每一块肌肉的动作与每一个眼神的移动读取动向,甚至计算得出所有在一瞬之后可能到达的……未来。

 

偏居近东一隅、与伦敦的时钟塔、北欧的彷徨海并列当世三大魔术研究部门的阿特拉斯院。寓居其中的研究者却从来不屑以“魔术师”自称,而是将他们的工作呼之为“炼金术”。和致力于参透物质间相互转换提纯、由此达到灵魂与肉体同时永恒不朽的西洋炼金术不同,阿特拉斯院追求的乃是通往万变之不变“未来”的——“唯一正确解”。

实在很难说,其中没有那位“三重伟大的赫尔墨斯”的庇佑吧?

 

……即使计算得出伊什塔尔神枪搠来的来路,女神攻势之狞恶,也绝非他的孱弱灵基所能直面的。短剑堪堪碎裂,才接下枪尖一击,免得吉尔脑袋被从他怀里斩落下来。他以身庇之牢牢护住御主,两人借力倒飞出数尺,半空中变剑为杖拄住,才踉跄着站稳了。神枪收势不停,直接在Avenger脚尖前掘出一口深泉,泉水如箭狂涌,被Avenger一挽一捻,凭空化作一副弓箭。

“妮斯!克努姆!”

尼罗河源头之神予他以水流般源源不绝的力量,狩猎和战争女神加持他的弓箭。伊什塔尔此刻尽管花容变色,手无寸铁,Avenger的头脑中却已明白无误预见了一瞬之后她素手抬起,天之弓挟着女神的雷霆之怒如雨轰击落地的未来。他的时间有且仅有这一息。

松开拉满弓弦的手指并不比呼吸更难。本身源自伊什塔尔神力,又加上两位埃及神明祝福的箭矢破空飞去,即使女神慌忙将手势变作回护也不及阻止,这一击毫不留情直中腹部,她的鞋底几乎在地上划出两道深沟,才勉强撑着几度弯曲的双膝站住,不致跪倒。

“……是余献丑了,神鹰荷鲁斯之母,掌管天地的皇后,通晓魔法奥秘的伊西斯。”

如他所见,从者的常规攻击对真正的神祗无能为力,就如同凡人的物理手段同样无法伤及从者的灵基一样。那偷袭的一箭也就稍稍扰乱了女神的呼吸,连一道擦伤都不曾留下。伊西斯——伊什塔尔重整态势,挥手召回神枪,扬声笑道:“有意思,竟祭出透特创制的小伎俩对付我来了。奥西里斯,当初不正是我走遍埃及的十四个诺姆,把你被赛特残害的尸骸拼回原状吗?”

吉尔使劲挣脱他的怀抱跳下地,小手一扬拉出一裘隐身斗篷。既然判定女神的怒火已经转移到自己身上,对当前局势也无法可想,Avenger一时安下心来。

“这副身体,无法回报您的深情。余只有最后一个问题:在乌鲁克对余有恩的希杜丽夫人去了哪里?”

 

TBC

 

按照MB系列设定,五个分割思考以上是天才级别,Sion七个,阿特拉斯院历史上有院长到达过八个,英灵+神明加护加成就擅自在文中吹了个十个

评论(5)
热度(60)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