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梦之雫(二十二)

“他本来就不打算把新郎还给你,我身为一介狱卒也是无能为力。既然你认为杜姆兹横遭乌鲁克人玷污,不如将圣婚延期,择日再办如何?”

“我愚蠢的血亲啊,还是你冲龄登基时的模样最懂事可爱了。然而你可曾听过夏雨冬雪、春花秋月有延宕不来的时候?我的爱情化作滚滚雷云、绵绵雨霖,是联系起天地的恩惠,我和我的丈夫的结合也是同理。”

如果说乌鲁克城里一度生活过名叫希杜丽的女子,她的痕迹也完全被伊什塔尔蒸发掉了。女酒保的温婉荡然无存,她身着打褶的亚麻长袍,腰系葡萄蔓玉带,手提安卡架,黑发如云堆到肩头,更接近Avenger熟知的另一位女神。

“即使是丰饶肥沃、风调雨顺的两河之地,也会有滴雨不落的旱年、炎热如夏的暖冬,繁花未开先谢,浓云蔽月不见,不仅在泥板史册上确有记载,我的双眼也曾在统治这座城市时亲眼所见呀?”

伊什塔尔沉下脸来:“强词夺理何时成了你的看家本领?一味拖延时间也是无用,无论你或他都不能横加阻挠。”

“开个玩笑嘛,不要这么紧张。”

Avenger不曾见过谁能比吉尔更懂得利用自己年幼的外表,女神分明即将发作,又生生忍了下来。

“原来如此。你竟捐弃前嫌,和吉尔伽美什联合起来,就为了领着我的杜姆兹到我的神殿里招摇炫耀一番,然后把他再次夺走吗?”

伊什塔尔从喉中发出母狮开战前的低哮。她紧挽Avenger的手纤若柔荑,其下却潜藏着摧毁高山、凭空使大河改道的可怖力量。吉尔举起刻有令咒的手背:“我不准备放弃Avenger的誓约。”

他为免更深地卷入最古之王与原初女神的意气之争,勉强自己开口问道:“我记得你之前追求过吉尔伽美什。”

“吉尔伽美什和卢伽尔班达,恩美尔卡与阿腊塔王,都是些不解风情的臭男人,根本毫无区别。”

“他们若没有区别,你为何又铭记于心,念念不忘呢?”

他或者正中了激怒伊什塔尔的要点,或者便触及了她不示于人的软肋。她的手骤然收紧了,指甲掐入他的肌肉,即使不依凭天之女主人的神力,也足以使他感到疼痛。Avenger暗暗倒抽一口冷气,绷紧了自己的脸孔。

“他们被我记住的唯一理由是不敬之罪。”

他不敢擅自出言惊动女神。杜姆兹归来,其象征意义更胜于乌鲁克先王与伊什塔尔爱人的简单复合,无论吉尔伽美什与伊什塔尔哪一方在争夺战中获胜,都意味着另一方权威的极大受损。他本人会遭到所有者如何对待还在其次,一枚筹码是无法对自身的归宿发表意见的。

吉尔不为所动地指出:“于是乌鲁克的第四位王,那个无辜的少年牧人做错了什么,以致被你亲口流放到阴间,忍受吃尘喝风的凄惨日子?”

“无辜?当我在冥府一丝不挂,被我的姐妹拘禁,过着不见天日的痛苦生活,他竟敢华服美饰,在宴会上肆意行乐,寻觅新欢?你管这叫做无辜?发配他替我受苦难道不是理所应当,何时轮到你来置喙?”

“你瞧。”吉尔摊开双手,“既然你痛恨他弃你于不顾,流放他到冥府最底永不相见,又何必执着于要我把他的化身献给你呢?”

“不错,我盛怒之下使出万钧神力,当场格杀了他。”伊什塔尔幽幽吐露,“但是我守在他变冷的遗体边,很快便反悔了。——不顾死亡的凄冷,再次下闯阴间寻觅杜姆兹的使者也是我,对他厚爱有加的乌图神,口口声声眷念他的恩情的乌鲁克人又努力干过了什么?

我的第二次冥界之旅失败了。艾里什基伽尔,不得重见天日的冥后,我的敌人和唯一的姐妹,亲口告知我说,我的爱人无法以完整之躯归返人间,因为诸神计划中止黄金时代,替那些畏威而不怀德的愚民创造了一个新的统治机器。杜姆兹必须为乌鲁克新王让道。”

Avenger不禁扭动着手臂想挣脱她。

“你瞧,连我的杜姆兹也察觉到了,你还要继续装傻吗?诸神为连系凡人与神之治世创造的装置,在这乌鲁克城中打下的天之楔?”

吉尔坦然回应:“我知晓我的使命,并不打算否认。”

“我的爱人因你而死,复活一回,你和吉尔伽美什竟还敢把他当成威胁我、和我讨价还价的筹码。现在把他留下,我还能放你完好无损地返回乌鲁克去。”

“吉尔伽美什要我转告你说,今年乌鲁克的圣婚已经由他和Avenger代为举行,就无需你劳神,也叫某位欲求不满的女神死心,别再觊觎他的从者了。人所配合的,神不可分离。”

伊什塔尔怒极反笑,指甲深深陷入Avenger小臂,掐出十道血痕来:“我的杜姆兹生来秀美,勾起恬不知耻的恶徒的贪欲,罪不在他。我只是没想到吉尔伽美什疯到了这种地步:恩奇都死后他本就自斩一臂,看来那趟不死药之旅也没能让他的头脑稍许清醒一些。你不觉得,乌鲁克人早已疲于应付这个老头了吗?”

她黑发披拂,细细吹着Avenger后颈。他头一次发现,女子的情欲竟会深沉强健如斯。

“我如何评价他呢?我又不曾亲眼见他治理城邦。虽然就这次醒来所见,乌鲁克人民对他冥界冒险的故事还挺热衷的,也信任他带领他们面对即将来临的大战。”

“终于进入正题了。”伊什塔尔冷笑一声,“吉尔伽美什若非有他自己应付不来的大事,怎会向我低头?既然有求于我,把我的杜姆兹交还给我就更是天经地义,也只有如他一般贪得无厌,才敢拿你当作盾牌,自己躲在后头,打着两者兼得的主意。”

“同理而言,如非我代替他前来天之丘,你怎会屈尊给乌鲁克和谈的机会?”

“既然你们铁了心不愿意主动交还杜姆兹,那就不再是和谈,而是战争。等在神殿外的乌鲁克人,杜姆兹在世时他们从未遭受过寒暑之苦,地上的鲜花谷物自行收获,更无需他们亲自弯腰耕种,他们仍然把他忘了,一旦那个迦勒底丫头带着流民的圣者率军入境,他们同样不会体谅吉尔伽美什带领他们叛离诸神的用心!

他唯一的失策就是和你共用一具脆弱的肉体。他承认了人的命运,就必须接受人的归宿。”

“是呢,我唯一比较擅长的就只有口才而已。”

女神冷笑:“你对自己真有信心。”

吉尔垂下眼睛,拉着Avenger的衣角:“不,我只对Avenger有信心。”

 

 

TBC

评论(2)
热度(52)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