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二十九)

阿周那环顾左右,确认了自己还在巴黎监狱一夜游体验之旅的途中,在“问出来给自己找不痛快”和“不问出来放任管家装神弄鬼”之间纠结三秒,毅然选择前者:“你从哪弄来的早餐?”

迦尔纳答非所问:“受环境限制,正统英式早餐恐怕无法提供,只能将就法棍面包搭配奶油果酱了。你要咖啡还是红茶?”

“回答我的问题。”

“时刻为雇主奉上周到服务是管家的职责。”

“要不要我给你的脑袋做一次全盘扫描清理碎片?”

虽然他对IT行业方面的专业知识一无所知,但凡是苏格兰场库丘林的电脑又又又死机,被卫宫往机箱上猛踹一脚就好了。

迦尔纳目不转睛瞧着他如坐针毡总算吃完一个面包卷,总算肯用正常人能听懂的逻辑解释他的问题:“用早餐之后我们就去见贞德督察吧。我能确定谋害吉尔伽美什的真凶是谁了。”

……在他睡着时,外界莫非又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新展开?阿周那食不知味猛灌了两口黑咖啡,把纸杯往床头一顿:“我吃完了。最好你的推理能说服督察立刻把我们当场释放。”

就像他不知道迦尔纳从哪弄来的早饭一样,他也不知道迦尔纳是如何打通关节把话传了出去,让他们当真立刻就被提进了讯问室。

女督察跷着二郎腿,满脸都写着“睡眠不足”“破事太多”和“不想上班”,摆出表示嫌恶的标准颜艺,把笔录纸拍得哗啦啦响:“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要不是看在吉尔的份上,我才懒得在你们俩身上浪费时间。”

管家偏偏八风不动,从容应答:“在那之前,请督察把所有案件相关人士都集中过来,鄙人作为一介管家还得取得雇主的许可,才能开始推理。”

被突然点名的对象打了个哆嗦,虚弱地回应:“一切悉听我的管家的尊便。所以说关在这里的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了吗?”

“容我冒昧纠正一句,唐泰斯阁下和安托瓦内特夫人也在同期被牵连入狱了。你就这样不乐意和我关在一起吗?”

要不是迦尔纳本人真诚的提问这也太明知故问了吧!!

 

正如阿周那小时候最爱的口头禅:“大队人马陆续驾到。”

但如果说陪护吉尔伽美什的恩奇都和阿提拉以及赛米拉米斯夫人还有理直气壮迟到的理由,奥兹曼迪亚斯的缺席就显得非常没有说服力了。妮菲塔丽在巴黎高层公寓的主人套房里补美容觉,埃及船王瞥了一眼两个脑袋凑在一起、正嘀嘀咕咕比较哪种蜜霜更贴肤色的尼托克丽丝和克娄巴特拉,面不改色推搪:“女士们在补妆。”

“女士们不是监狱塔案件的目击者,原本就没有出席的必要。”迦尔纳对着警局电话固执地一口咬定,“你应该能自己先过来的,奥兹曼迪亚斯。”

阿周那对管家这副油盐不进的腔调司空见惯,毫不怀疑他下一步就是从0开始列举为何必须到场的理由一二三四,隔着电波都能嗅到通话那头散发出来的不耐烦气息。当事人果不其然从鼻腔里哼了一声:“余的眼线也该补了,你满意了?”

期间贞德督察已经呵欠连天用过10点钟端上来的法式早餐,拖出两个PS4手柄接上讯问室的液晶电视四处找人联机,在德·莱斯副督察不得不动身前往讯问理查·金雀花的醉驾案之后,自然而然盯上了不请自来的天草四郎和飞来横祸的唐泰斯。她百忙之中,从续关画面上移开目光斜飞一眼他们兄弟,满脸“什么啊不会到下午茶人才能到齐吧”的神气。”

迦尔纳不顾尴尬得几乎凝结起来的气氛,问天草接了一部神职人员联系用的老式手机,接着拨通了梅林爵士的电话。

电话那头鸣笛喧天,背景音夹杂着各种口音的英语,间或伴有狗叫声与含义不明的fofo声,显而易见迦勒底众人一行正在接受着交通部门秉持法兰西优良传统集体罢工后的巴黎路况洗礼。梅林的声音闷闷的,听起来像被什么毛茸茸的东西糊住了脸,因此使他故作可爱的语音信箱提示音腔调更缺乏可信度:“你好,知心大哥哥现在不方便接电话,请在嘟的一声后留——黑森先生能麻烦你把罗柏的尾巴往那边挪挪吗?”

迦尔纳伸直手臂,把贴着耳朵的电话拎开两尺,然后按下了免提键。

“梅林爵士,你正在听电话对吧?”

能够大无畏拆穿爵士谎言的对手,除了他的管家,阿周那也别无他想。

“不哟,这里代为转接的是女孩子专属的网络偶像魔法☆梅莉!”

“——够了,爵士。好好接电话,给我负起你应有的责任来。”

另一个一锤定音又耳熟能详的声音冷冷传来。经历着巴黎街头日常罢工以及被迫收拾迦勒底众人惹下乱子的女头目,依旧保持着八风不动的气场。

梅林在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哀哀戚戚地掐起一把嗓子,演技之精湛,前联合王国教育大臣一职可谓屈才:“好吧,请问找一介没放两天假又得回伦敦加班加点工作的苦劳人有何要事?恋爱占卜?教育咨询?还是偶像运营?花瓣占卜首次免费赠送,另外两项按具体事宜收费,因为随便提供免费服务的话立香会——”

管家眉毛也不动一动。“请你到警局走一趟,为吉尔伽美什在监狱塔受袭的案件作证。”

听筒那边果不其然传来了滔滔不绝指桑骂槐的哭诉:“天哪,这可真是无中生有的指控了,如你们所见我可是在吉尔伽美什阁下遇害后才出现在现场的,迦尔纳阁下莫非是不满我的推理和质疑,才假公济私……”

藤丸立香冷下脸:“爵士,还想活着见到罗曼尼而不是陪我老弟处理盖迪亚留下的死账就有一说一。”

车上总算一时消停下来了,尽管宁静也是限定在前座范围内的。福尔摩斯气定神闲把着方向盘,不时和坚持随行的莫里亚蒂相互冷嘲热讽;梅林被挤到后座最中间,左边是附送饲养员黑森先生的罗柏右边是自愿担任护花骑士的犯罪绅士以及坐在玛修怀里对他虎视眈眈的谜样生物,被包括莫里亚蒂的领子在内的毛茸茸三大团淹没得几乎看不见人影。

迦勒底女头目毕竟远未到达超凡入圣的境界,听着后座不时传来的人喧马嘶以及前方车流气急败坏的汽笛声,眉梢也渐渐拧成了一个锐角。咨询侦探眼见大势不妙,出言劝慰道:“Miss.立香,经我调阅了监狱塔方面提供的录像资料和平面图,再结合梅林爵士采集的相关人士证词,谋害吉尔伽美什的正犯……”

 

“——正是他本人无疑。”

 

TBC

评论(4)
热度(64)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